小貓眼睛邊上有個很深的洞可能是尖銳的東西所致
  昨天,家住江東中山名都小區的俞女士向本報反映,她跟另外一個業主愛心照顧小區內的流浪貓已經近一年了,但從今年中秋節前後,先後有三隻流浪貓突然不見了。    
  “原以為,它們去其他地方了,但沒想到的是,居然是被人抓走了,放回來的時候,一隻貓的眼睛被戳,滿眼都是血,另一隻貓的下巴都被強力膠水粘過。”俞女士說,曾經在網上看到過虐貓的新聞,但真的沒想到在自己身邊也發生了。
  □記者 鄭振國 攝影 記者 高遠
  小區流浪貓離奇失蹤
  昨天,記者來到了中山名都小區,見到了俞女士。
  “之前,我也不喜歡貓,還怕怕的,小區里的流浪貓又很多,很多小區住戶對這個事情,經常會向物業投訴反映。”俞女士說,但去年9月份,她旅游回來,在小區內發現了一隻幼貓。
  看到這一幕,俞女士不忍心,就把這隻小貓帶回了家中。但家裡沒法養,後來她聽別人講,可以在網上發消息求助。最終,家住鎮海的一位好心人領養走了。“前不久,我還去鎮海看過那隻貓,照顧得很好。”俞女士說,從那以後,她從不喜歡貓慢慢地變成了喜歡,到最後,更是跟另一位小區業主自發一起照顧小區內的流浪貓。
  如今,說起小區內的流浪貓,俞女士如數家珍,不僅每天給它們喂食,而且還給它們做了消毒、防疫。為了讓流浪貓跟小區居民能夠更為融洽相處。俞女士她們得知國外為了避免流浪貓大量繁殖,會給貓做節育手術,效果非常好。
  於是,她們兩人自己掏錢,先後給小區內的26只流浪貓做了節育手術。“小區內,總共有30多只流浪貓,當時天氣比較熱,外加剩下的貓比較小,想著下半年再給它們做。”俞女士說,經過她們的努力,流浪貓得到了很好的照顧,也不擾民了,外加衛生健康,很多小區業主也越來越喜歡它們。
  但讓俞女士怎麼也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中秋節,我去喂貓的時候,突然發現少了三隻貓。”俞女士說,她們給每隻貓都取了名字,一開始還以為它們出去玩了。
  事後發現兩隻受傷一隻死亡
  9月9日那天,俞女士突然發現其中一隻貓回來了,正在她家樓下無助地叫著。“當時,我正拿著食物去喂貓,就想著先去喂好了再過來看它。”俞女士說,可等她回來時,貓不見了。就在俞女士放心不下時,第二天,這隻貓又出現了。“這一回,我仔細觀察了一下,身上非常臟,拿東西喂它也不吃,眼睛不停地流下了眼淚。”俞女士說,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貓流淚,那個樣子實在是太可憐了。
  後來,她把這隻貓送到了附近的寵物醫院,一檢查發現它的嘴巴被敲打過,牙齒都被打掉了,還被用強力膠水粘過,整個下巴受傷非常嚴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就在她迷惑不解的時候,前天,這樣的事情又一次發生了。“又一隻貓回來了,但一隻眼睛沒了,被人戳傷了,都是血。”俞女士說,這個時候,她想到了虐貓。
  昨天,她問了一下小區內的保潔員。結果對方告訴她,在小區內的一個小樹叢內,有一股非常難聞的臭味。俞女士跑過去一看,結果發現是一隻貓的屍體。
  查監控未找到是誰乾的
  昨天,記者也來到了那家寵物醫院,看到了那兩隻被俞女士送過來的貓,雖然經過了治療,命都保住了,但情況卻非常不好。其中一隻貓的眼睛沒保住,做了摘除手術,另外一隻貓樣子非常虛弱,估計在野外已經很難生存了。
  對於小區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大家都非常氣氛。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如此殘忍對待小動物?俞女士也把這個事情跟小區物業反映了,也查找了相關的監控,但沒有確鑿的證據發現是誰做的。
  “其實,這個事情即使發現了,也很難處理,法律上沒有相關的規定,也就沒法處罰。”俞女士無奈地說。對此,記者專門咨詢了律師。浙江和義觀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智保告訴記者,雖然,我國有野生動物保護法,但是對於虐待流浪貓狗這一塊還是空白,所以一般發生了這種事情,公安部門也很難介入,只能從道德上對行為人加以譴責。
  心理專家
  可能生活工作壓力無法宣泄

  才會採取這種極端方式
  寧波啟點心理咨詢中心主任、寧波大學應用心理學研究所心理健康研究與促進基地創辦人高明霞告訴記者,虐待動物事情的發生,往往是因為施虐者自身人格上有缺陷,也可以說是一種心理畸形。
  “大部分施虐者在成長期過程中,由於愛心和德育教育缺失,成年後往往會導致畸形心理產生。還有的人因為在生活工作壓力增大的時候無法宣泄,才會採取這種極端方式來發泄,以獲取心理平衡。”高明霞說,這是一種心理疾病,需要心理治療,首先要認識到自身的問題,應該去管理,去引導這種情緒的宣泄,必要時需要進行專業的心理治療,此外也應該經常性進行自我調節,排解心理壓力,運用適合自己的方式減壓,不要把自己封閉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用刺激、血腥的方式獲得愉悅感,應該培養一種昂揚向上,樂觀豁達的情懷,做到尊重生命,敬畏生命。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買傢俱

iy39iyimg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